玖兰歌

易吃安利成天爬墙,但是我是一个长情的人~

【士潇】双世 • 鬼

上篇【契】指路 @尔雅
这里是下,请看完上在来看下哦
ooc我的锅


01
戴士觉得有人跟踪他
其实也不算是跟踪,就是总感觉后面跟着个什么人
要命的是在家里也有这个感觉
关窗关门没有风的时候桌子上的纸会突然掉到地上
书会自己翻页

受不了了和朋友说是这个事儿
他们都笑着说歪哥你是不是神经衰弱了啊哈哈哈哈

但是戴士总感觉不对劲

这种感觉从他那天去了一趟山里就一直有了
那天贼热,戴士开车在路上不知道怎么鬼事神差的开到了山里
这山戴士从没有来过,但是听传言,说这山闹鬼
闹鬼?老子从来不信什么鬼啊神啊

在山里转悠了一圈,毛都没看见一个
哪儿有什么鬼啊,戴士嘲讽的笑了笑,骗小孩儿睡觉的
故事吧
最后下山回家,什么事儿都没发生

“不是真有什么东西跟着我吧”戴士越想越觉得慎得慌
突然想起来小的时候跟着家里的老人去过庙里,庙里…应该可以让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离我远点儿吧
戴士正想着,“啪嗒”一声,桌子上的圆珠笔掉到了地上,咕噜咕噜的滚到他脚边,还有顺着他的脚背往上的趋势
“卧槽”戴士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弹了起来,迅速的窜上床,站在床上往下瞄,笔终于不动了

“明天一定要去一趟庙里”戴士摸了摸被吓到的小心脏想


02
庙里人不是很多,戴士下了车,从门口里面看了看,很多人在烧香拜佛
还有几个和尚在诵经

刚想进去,戴士被一个和尚拦住了
“阿弥陀佛”和尚双手合十对他鞠了一躬“师傅们正在诵经,施主请走侧门”
“哦…好…”见他答应,和尚又对他鞠了一躬,想要走,戴士赶紧出声拦住他“诶,那个大师,我有个事儿想问问”
和尚回头看着他,打量了他一下对他说“施主请随我来”说完转身朝着里面的屋里走过去
“哦…”戴士有点茫然,但是赶紧跟上

院子里站着一个老和尚,慈眉善目
戴士看了一样老和尚赶紧学着也双手合十对他鞠躬
老和尚还礼,对他说“施主想问什么”
戴士赶紧把最近遇到的事儿和老和尚说了
老和尚看了他一眼,对他说“阿弥陀佛,施主遇到的事,是被鬼缠上了,但是施主不用害怕,施主面色红润健康,并没有虚弱的表现,可见缠住你的鬼不是厉鬼,不会害人,只是因为执念,无法放下”
“那他为什么会缠住我”戴士听了和尚的话,明显放心了不少,但是还是奇怪
“所谓今日之果,前世之因,世间的一切讲究因果报应,这鬼应该是前世与你有缘”
“拿怎么才能让他不缠着我啊,这成天吓唬我,我都快神经衰弱了”戴士很急
“施主要是真的想要超度亡灵,让他往生,首先要诚心发愿,再每天诵经超度亡灵”
“卧槽成天念经?”戴士笑了,抬手挥了挥转身往外走“算了吧,我他妈可能是傻了才觉得到这种地方能解决问题”

坐回车里,戴士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看着外面烧香拜佛的人自言自语“这种地方不是圈钱的吧,还前世还念经?有病”

可是戴士晚上就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很长很长,却不是十分清晰



03
“戴公子,又见到你了”白衣青年向他走过来,一身侠气,声音轻快,笑的好看极了
“戴公子这茶,水源虽不为上品,手法缺让人佩服,不只是谁人所烹”青年眼角上挑,满是惊讶
“我…不知道?”醉酒的他满是愁绪
“戴士,我喜欢的…其实是你”青年红着脸,轻轻的对他说
“小胖子,我们出游吧,离开这里”青年坐在他对面,紧紧的捏着茶杯,看着他的眼神满是坚定
“小胖子!?戴士!!!!!!”青年跪在地上,满手鲜血,颤抖着摸着他苍白的脸
“戴士…求你了,你别死…你别………”青年哽咽着扑在他身上,眼泪一滴一滴的留下来
青年自刎了,血从他身体里流出来,他挣扎着握住戴士的手“小胖子…我…陪你………你…等…等……陪………”
“啊!”戴士从梦中惊醒喘着粗气
梦里的情节变的没那么清晰
而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梦里那个青年叫韩潇

“去你妈的,疑神疑鬼,那老和尚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迷魂药啊卧槽,甚至都不清了”
戴士撇了撇走,躺着想接着睡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脑海里,全都是那个好像叫韩潇的青年



04
韩潇是鬼
为什么变成鬼的呢?
不记得了
变成鬼多久了呢?
不记得了
不过差不多有几百年了
为什么变成鬼?
不知道,只知道,他要找一个叫戴士的人
为什么想找他?
不记得了,但是我要找到他,找不到他我绝不走


韩潇自刎以后,由于执念太深,不愿意转世投胎
他就徘徊在他死的地方,看着这里一天天的变化,最后成了一座山
他想找到戴士,最初只是想等他下一个轮回,看到他好好的,就离开
可是戴士迟迟没有轮回

后来时间太长,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就在这的理由,只记得一个名字,戴士

韩潇不杀人,不害人,生前做了很多善事,所以没有变成厉鬼,没有埋怨只有执念,所以周围的怨气也特别少
看起来根本不像个鬼,倒不如说是个灵魂

但鬼要想生存下去,要么杀生要么吸收阴气
山里的阴气已经快没有了

旁边的老槐树精劝他
“孩子,等什么,那个人转世轮回都不记得你,你在等什么?”
“等他”
“不害人,这里阴气也快没有多少了,再这么下去,你会魂飞魄散,永远消失,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你知道吗”
“知道,等他”
“唉”老槐树精叹了口气,劝不动,这孩子,太倔了


就这样一天一天,不知道过了多久
突然有一天,韩潇看到了戴士
穿着变了,气场变了,模样没怎么变,也不知道哪儿来的信心,韩潇知道那就是戴士,不是和他长的像,那就是他

韩潇跟了上去,一直跟着他,到了他家,跟在他身边

可是戴士看不见他,也听不到他说话
他只能用自己所剩无几的阴气,翻他的书,弄掉他的纸和笔

但是适得其反,他好像把戴士吓到了
韩潇苦笑

戴士生活的地方,基本上没有阴气
韩潇的力气越来越小,已经快连一张纸都弄不起来了

最后只能走进戴士的梦里,告诉他一点点,也就只能有这一点点了

第二天早上,韩潇看到戴士醒了,起床吃饭坐在沙发上发呆

身体已经是极限了
能撑到今天早上他醒过来,已经牺牲了双腿

现在的韩潇是一个只有上半身的鬼
而昨天,还没来得及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要走了
韩潇叹了一口气
能撑到今天,能再一次见到你,我真的满足了

韩潇飘过去,凑到戴士的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他一下
他知道戴士感觉不到
但是没关系
我已经满足了

一滴眼泪顺着韩潇的眼眶留下
戴士,我爱你
对不起我没来得及去救你
你,好好的

韩潇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最后消失在了空气中,没人知道,没人察觉


05
戴士感觉脸上有一点痒
随即心脏突然抽痛
像有两只手把他的心紧紧的捏住
转身向后看
什么都没有
但是有人跟着他的这个感觉,突然间消失了
“终于走了”戴士心里想着
眼睛却没由来的流下一滴泪

老和尚的话和他做的梦像走马灯一样在他脑海中闪过

所谓今日之果,前世之因,世间的一切讲究因果报应,这鬼应该是前世与你有缘
“戴士,我喜欢的…其实是你”
“小胖子,我们出游吧,离开这里”
青年红着脸对他笑
青年攥紧了茶杯,眼神坚定

施主不用害怕,施主面色红润健康,并没有虚弱的表现,可见缠住你的鬼不是厉鬼,不会害人,只是因为执念,无法放下
“戴士…求你了,你别死…你别………”
青年趴在他身上哭的不能自已
“小胖子…我…陪你………你…等…等……陪………”
青年满身是血,气息若无,却还是执着的拉着他的手不想分开



戴士突然明白了,那老和尚说的,应该是真的

END
实在是写不好古风,就拉着我雅把脑洞塞给她了
\(//∇//)\我雅贼棒
日常表白一波

灵感来源两首歌《山鬼》和《刚好遇见你》
给你们马一点歌词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留下足迹才美丽
    风吹花落泪如雨,因为不想分离】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留下十年的期许
    如果再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

【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
【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是不是贼鸡儿赤鸡【doge】
你们可能不信,我听着山鬼,把我自己写哭了【捂脸】

评论 ( 29 )
热度 ( 19 )

© 玖兰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