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兰歌

易吃安利成天爬墙,但是我是一个长情的人~

喜怒哀乐四个小段子




孟鹤堂在后台接了个电话,挂掉电话手都在抖,抓起外套就往门外走,快走到后门口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那个正在抽烟的身影,没压住嗓音大声喊了一嗓子

“周九良!师父要给咱俩办专场啦!!”




周九良醒过来的时候,太阳穴一突一突的跳,整个头都快炸了

晃晃悠悠下床打开卧室的门,看见孟鹤堂坐在他家沙发上玩手机,那人听见声音抬头撇了他一眼,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朝他走过来,站在他面前眉头皱在了一起,说:周九良,你他妈的下回要是再把自己喝成这个B样儿,你看我下回还来不来接你

说完拿目光把他从头看到脚,留下一句,赶紧进去洗漱去,转身进了厨房

孟鹤堂生气的样子他不是没见过,周九良撇了撇嘴,进浴室把自己捯饬整齐了,走出来

孟鹤堂坐在沙发上,餐桌上放着一个碗,冒着热气,旁边有两个碟子,那人朝餐桌抬了一下下巴,语气依旧不算好也没看他一眼,说:吃饭

诶,好嘞

乖乖坐过去吃早饭

孟鹤堂生气的样子周九良是见过的,他心里明镜儿似得那个人对他从来气不久的




挺好,周九良想,做搭档最起码也能陪他一辈子





哈尔滨专场演出效果特别好,结束以后孟鹤堂在后台看到了自己妈妈和侄女,招呼两声让他们等一下,匆匆忙忙跑去换衣服,回来看见自己搭档站在自己家人旁边,不知道在聊些什么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儿了都

“妈,我收拾好了咱可以走了,回家吃还是上哪儿去啊”他问

“这大晚上的搁外边能吃着啥,回家,你爸在家等着了”

“好嘞,那个……”

他话还没说完呢,被自己妈妈打断了

“小航啊,有日子没见着了,阿姨还想再跟你唠唠呢,来,跟小辉儿我们一起回去吧,家里也没别人,就我们三个还有他爸,你不也没吃饭呢吗”

孟鹤堂听着妈妈的话笑了,目光转向旁边落在了自己搭档身上,他的搭档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脆生生的回答:诶,好嘞阿姨


评论 ( 4 )
热度 ( 98 )

© 玖兰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