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兰歌

易吃安利成天爬墙,但是我是一个长情的人~

蛇和豹

没有错我又来了,又是精神体的设定


莽蛇🐍出没


设定:精神体会在成年前后分化,刚分化时是幼崽,会随着主人一起长大


架空背景不要深究


精神体是主人想法最直接的体现,所以豹子行为等于九良的内心活动


【1】

周九良今年16岁,没有精神体

一般来说这个年纪没有分化也算正常

但是无奈他周围的环境,他的同龄人全部都已经分化了


看着别人的精神体,周九良是羡慕的


而对于16,17的孩子来说,你和我们不一样,你是异类

周九良因为没有分化出精神体,被同学排挤了


19岁那年周九良终于分化了

小东西小小的,看着他第一次见面的主人,张嘴"咪"


周九良再一次被全班男生嘲笑,因为他晚分化这么多年居然分化出一只猫崽儿


只有周九良知道,那不是猫崽儿,是豹崽儿


【2】

周九良第一次遇到孟鹤堂是一天晚上放学以后他在巷子里被堵了

男生一脚踹向他的肚子,他摔在了地上

男生说,你不是分化了吗,还成天说是豹子,哪儿呢豹子,出来啊我看看啊


周九良咬牙接受着男生的拳打脚踢,也没有把他的豹子放出来


男生看到周九良这个样子说行,然后放出了自己的精神体,一只几乎快要成年的鬣狗


就在鬣狗步步逼近周九良的时候,突然行动顿住了


不知道从哪儿游走过来一条蛇,黄白相间的鳞片在月光下散发着冷光

蛇吐着信子,把他可能有5,6米长的身子挪过来整个挡在了周九良面前


鬣狗步步退后,呜呜的叫着,蛇突然张开嘴,一口咬住了鬣狗的脖子


刚刚的男生捂着头痛苦的跪在了地上


“行了,吓唬吓唬得了”周九良的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男人走过来,绕过他走到了他前面

“小孩儿,我和你说,做人总得给自己就一条路你说是不是,就像刚刚,你的狗没有咬到他,所以我的蛇放过你的狗”男人低沉的嗓音,用着愉快的语气,但是怎么听怎么让人毛骨悚然


在蛇放开鬣狗的一瞬间,鬣狗就消失了,男生连滚带爬的起来跑了


“啧,这么怂”男人回过头,终于看到了地上的周九良,他蹲在周九良身边,从周九良身后的阴影里拎出来一只瑟瑟发抖的小动物,拎到眼前看了看,又放回到了周九良身边,站起来对周九良伸出手,问“还能起来吗”



周九良借力站了起来,男人却没有松开他的手,把他的胳膊拉直轻轻的拍了拍他袖子上的土


直到多年以后周九良依旧清晰的记得那一幕,那条漂亮的不像话的蛇,和那个把他挡在身后的背影


“你可能不认识我”男人看着他说,”我叫孟鹤堂,从今儿起,是你的搭档”


【3】

周九良那天到底还是跟着这个和他见面不超过3分钟的,所谓的“搭档”去了他家


“来吧,看看你的伤,给你上药”他的搭档看着他笑了“小猫咪”


说完转身去架子上拿下来一个医药箱


“我不是小猫咪”他说

“你就是小猫咪,爪子都没有,尖牙利齿也都没长出来呢,你不是小猫咪是什么”孟鹤堂拿出一瓶酒精,扯过他的手,沾了酒精的棉花球就按在了他的伤口上


周九良疼得缩了一下


仔细一想,这好像是第一次,有人清楚的知道他的精神体是一只豹


“听你孟哥一句,九良”孟鹤堂手里给他上着药,眼睛都没抬“在你没有能力自保,你的小豹子也没有能力保护你的时候,藏着掖着比到处宣扬更有利”


扔掉棉花球,孟鹤堂终于抬起头端详了一下自己这个小搭档,笑了,说“你啊,别急,你总得给他时间长大,也总得给你自己时间长大”


【3】

那次以后周九良却再也没见过孟鹤堂的蛇

孟鹤堂不喜欢把他的蛇放出来

周九良问过原因

孟鹤堂说太多人不喜欢蛇也害怕蛇,就算他其实没有毒,也还挺温顺的

“他们愿意和我相处,却不喜欢我的蛇,所以干脆就不放他出来了”


“为什么不喜欢啊”周九良问”我还很喜欢啊”

“也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啊”孟鹤堂笑着说


“孟哥我想看看你的蛇,行吗”小孩儿问他

“他怕热,你去阳台吧”


那天周九良在灯下真正看清了这个美丽又危险的生物

“黄金蟒?”他问

“对”孟鹤堂伸手过去摸了摸蛇光滑的鳞片

“真漂亮”周九良喃喃的说


漂亮吗?

孟鹤堂看着周九良快要发光的眼睛问他,要摸摸吗?


蛇的鳞片冰冷又光滑,黄白相间的纹路

周九良小心的伸出手让蛇顺着他的手臂盘上他的身体

蛇头最终停在了他的耳边,他听见了一声轻轻的“嘶”

蛇信子触碰到了他的脸颊,他回头看着蛇,笑了,摸了摸他的头说“你真好看”


【4】

孟鹤堂热衷于把豹子当猫来逗

而他那个豹子也特别没骨气的被一根逗猫棒俘获了,喵呜的叫着,然后被孟鹤堂一个脑瓜崩弹在脑袋上,碰瓷一样的向后一躺,四爪朝天让孟鹤堂给他揉肚子


周九良每次看到都气不打一出来

每当这个时候孟鹤堂总和他说你气什么,他还小啊


蛇在阳台上把自己盘成一个大蚊香,孟鹤堂拎着小豹子的脖颈把他扔在了蛇身上


蛇对着这个小家话吐了吐信子,吧唧把脑袋搁在了豹子的脑袋上

小豹子被压的缩了缩脖子,挣扎不开,算了,也反抗不了

时间一长他也习惯了头顶上趴着的蛇脑袋


【5】


周九良23岁的时候,他和孟鹤堂一起被师父叫到了家里

有一个出门历练的机会,两年,期间不准回来,也不准有人去探望,地点保密具体做什么也保密

“九良,愿意去吗”师父问他


周九良低头想了想,看了一眼身边的孟鹤堂问师父“师父,孟哥他…”

“小孟早些年去过了,再说了我手底下这些个皮猴子们和那些个店面可得他帮我管着”师父摇了摇头,看着周九良的眼睛“你,自己去”


周九良又一次低下了头

没一会儿他抬起头看着师父


“去”他说


【6】

周九良一走就是两年

最开始几个月还会给孟鹤堂发一个短信告诉他他很好,后来连短信都没有了

要不是看着师父一天不像死了个徒弟的样子,孟鹤堂真都觉得他搭档可能都死在那个地方了


那天店里有人闹事儿,孟鹤堂出去强制的想把人赶出去,没成想那个人直接放出了自己的精神体,两个店员没有防备被偷袭了个正着


那是一只秃鹫,阴恻恻的目光盯着店里的每一个人

客人早就被吓跑了,就剩下孟鹤堂和他的二把手,还有几个小店员


秃鹫本来就是蛇的天敌,更不要说是他那条还是个没毒又温顺的黄金蟒


就在孟鹤堂在思考怎么能成功过了今天这一关的时候,从侧面窜过来一个黑影,那本来得意忘形的秃鹫从翅膀到胸前多了3条血印子


一只半人高的猎豹悄无声息的横在了孟鹤堂面前,锋利的爪子,尖厉的犬齿,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呼噜声,尾巴上的毛都炸起来了


精神体受到了伤害,闹事的人很快精神力不济,留下句狠话就从后门跑了


孟鹤堂看着那豹子有点儿眼熟,却没敢认

直到前一秒钟还凶巴巴的豹子回过头走到他身边,用自己的大脑袋在孟鹤堂怀里拱来拱去,然后“喵呜”


周九良的声音出现在他身后,圏住了他的腰“孟哥,我回来了”


【7】

孟鹤堂发现周九良离开了两年,性格变了,原来什么话都喜欢个自己分享的,现在真的大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


孟鹤堂假哭着控诉他你变了你不再是那个需要孟哥保护的周宝宝了

周九良冷笑一声,继续手里的工作,头都不抬一下


孟鹤堂咬牙切齿的没办法,一不做二不休把魔爪伸向了周九良的豹子,把豹子从头撸到了尾巴尖儿

豹子已经成年了,趴在地上比人都长,却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四爪朝天,让孟鹤堂给他揉肚子


孟鹤堂一边撸豹子一边看了一眼周九良,行,一脸冷漠,再低头看了一眼就差打滚卖萌喵喵叫的豹子,心想,我信你个鬼


END


想到周文王的都给我去面壁思过

人家黄金蟒是个正经蛇,不是那个欠儿欠儿的眼镜蛇


写之前纠结了很久,孟哥的精神体到底是什么比较合适,我想到了兔子,但是又想找一个看起来漂亮又温和,却也是个猛兽的动物,然后陈老师 @陈不食 和我说到了黄金蟒,查了一下资料觉得贼鸡儿契合


所以两个都写了,两个都是我的心头爱


一个是胆小的兔子和温和的豹子


一个是温和的蟒蛇和豹崽子


兔子那篇热度吓死我了

希望你们也能喜欢黄金蟒呀,这也是个大可爱啊【哭泣】


评论 ( 124 )
热度 ( 937 )

© 玖兰歌 | Powered by LOFTER